被挤出前五的联想手机,挖来运营商高管提振线

来源:未知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 2017-03-07 03:23

导语:

杨元庆

联想又要重振手机业务,这次寄希望于高价挖来的高管们。

3月6日,联想集团宣布,原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马道杰将担任联想集团副总裁,MBG中国业务常务副总裁。未来,马道杰将直接向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、移动业务集团联席总裁乔健汇报,协助MBG中国业务战略转型及业务突破。

马道杰是中国电信终端公司第一任总经理和创建者,自2009年至2015年担任天翼终端公司总经理长达6年,也被称作为中国电信终端业务的奠基人。在任期间,中国电信和三星等厂商之间的联动密切,还曾合作推出心系天下等高端手机品牌。 

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在任六年期间,由马道杰主导策划并实施了CDMA终端策略。合作厂家从几十家发展到200多家,终端销量从600万提升到2014年的8000万。由此可见,马道杰加入联想的意义重大。 

此外,联想近期在重金挖高管上还有很多动作。今年2月,联想还挖来了原三星电子通信部博士姜震负责MBG中国的产品策略和管理、以及产品组合规划和运营。来自浙江移动终端公司总经理虞杲,负责MBG中国区销售。原TCL通讯中国区运营商销售总监、天翼电信终端有限公司市场营销总经理职务的朱涵,将联想集团副总裁,负责MBG(移动业务集团)中国业务的战略运营工作。

“下一步联想手机要再出发,在中国市场重新布局”,今年3月,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MWC2017上这么谈论联想手机的未来。

他也承认,联想移动踏空了,没有脚踏实地的去做事情,未来希望联想可以真正把中心城市、三四线城市、以及乡镇城市的渠道建立完整。这句话的背后,可以看出杨元庆也一定程度上认可OPPO、vivo的销售模式。从新的人才引入情况来看,这也将成为虞杲未来的主要任务。

乔健在内部信中这么解释联想移动接下来的任务,“创新分销模式、重点建设终端零售能力;优化运营商的合作;贯通线上线下的联动销售。”

对联想来说,时间已经不多了,甚至相当紧迫。在2015年联想还在全球出货量前五名,到2016年就被甩出了这个榜单。

更糟糕的压力来自于联想的大本营,中国市场。IDC的数据显示,截至9月份的第三季度,联想在中国智能机市场的份额不到2%,而三年前,这个数字是12%。IDC表示,摩托罗拉在中国的手机出货量可以忽略不计。 

联想曾依靠运营商渠道,在千元机时代快速研发、快速推出廉价定制机帮助他成为中国前三大手机厂商。但在运营商补贴消退后,恰逢小米、魅族、荣耀等强调线上营销的品牌大放异彩之时,尽管联想也尝试了独立品牌ZUK,但进入市场的时间太晚,错过了先发优势的红利。

值得玩味的是,这次联想密集的高管招聘有不少来自运营商背景、以及销售背景。很显然联想希望能够重新采用运营商的渠道资源,协助自己快速铺开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渠道网络,同时聘请来的姜震将主要帮助MOTO品牌重新规划产品线,针对不同层级市场推出相应的产品。

高管加盟,除了看出联想想重振手机业务的力度以外,还很难判断这种做法是否就一定能给联想带来转机。当所有手机厂商都重审线上市场,尊重线下市场,并开始采取各种方法进行线下渠道网络的建设时,留给联想的空间还有多少?

联想又要重振手机业务,这次寄希望于高价挖来的高管们。

3月6日,联想集团宣布,原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马道杰将担任联想集团副总裁,MBG中国业务常务副总裁。未来,马道杰将直接向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、移动业务集团联席总裁乔健汇报,协助MBG中国业务战略转型及业务突破。

马道杰是中国电信终端公司第一任总经理和创建者,自2009年至2015年担任天翼终端公司总经理长达6年,也被称作为中国电信终端业务的奠基人。在任期间,中国电信和三星等厂商之间的联动密切,还曾合作推出心系天下等高端手机品牌。

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在任六年期间,由马道杰主导策划并实施了CDMA终端策略。合作厂家从几十家发展到200多家,终端销量从600万提升到2014年的8000万。由此可见,马道杰加入联想的意义重大。

此外,联想近期在重金挖高管上还有很多动作。今年2月,联想还挖来了原三星电子通信部博士姜震负责MBG中国的产品策略和管理、以及产品组合规划和运营。来自浙江移动终端公司总经理虞杲,负责MBG中国区销售。原TCL通讯中国区运营商销售总监、天翼电信终端有限公司市场营销总经理职务的朱涵,将联想集团副总裁,负责MBG(移动业务集团)中国业务的战略运营工作。

“下一步联想手机要再出发,在中国市场重新布局”,今年3月,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MWC2017上这么谈论联想手机的未来。

他也承认,联想移动踏空了,没有脚踏实地的去做事情,未来希望联想可以真正把中心城市、三四线城市、以及乡镇城市的渠道建立完整。这句话的背后,可以看出杨元庆也一定程度上认可OPPO、vivo的销售模式。从新的人才引入情况来看,这也将成为虞杲未来的主要任务。

乔健在内部信中这么解释联想移动接下来的任务,“创新分销模式、重点建设终端零售能力;优化运营商的合作;贯通线上线下的联动销售。”

对联想来说,时间已经不多了,甚至相当紧迫。在2015年联想还在全球出货量前五名,到2016年就被甩出了这个榜单。

更糟糕的压力来自于联想的大本营,中国市场。IDC的数据显示,截至9月份的第三季度,联想在中国智能机市场的份额不到2%,而三年前,这个数字是12%。IDC表示,摩托罗拉在中国的手机出货量可以忽略不计。

值得玩味的是,这次联想密集的高管招聘有不少来自运营商背景、以及销售背景。很显然联想希望能够重新采用运营商的渠道资源,协助自己快速铺开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渠道网络,同时聘请来的姜震将主要帮助MOTO品牌重新规划产品线,针对不同层级市场推出相应的产品。联想曾依靠运营商渠道,在千元机时代快速研发、快速推出廉价定制机帮助他成为中国前三大手机厂商。但在运营商补贴消退后,恰逢小米、魅族、荣耀等强调线上营销的品牌大放异彩之时,尽管联想也尝试了独立品牌ZUK,但进入市场的时间太晚,错过了先发优势的红利。

高管加盟,除了看出联想想重振手机业务的力度以外,还很难判断这种做法是否就一定能给联想带来转机。当所有手机厂商都重审线上市场,尊重线下市场,并开始采取各种方法进行线下渠道网络的建设时,留给联想的空间还有多少?